澳洲靠谱代写

连接准留学生与留学生

为信息不对称,打开一扇门

关注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自制)

审核|诺诺

编辑|周一 Ling

排版|ygrussi

 

别想了,不会给你推荐代写的。

看看故事吧。

学生视角

01

|

时间:5月9日 周四

坐标:北美某高校宿舍内

周四凌晨一点四十分,我看了一眼文档的字数统计:8。

其中三个单词是我的姓名,三个单词是任课老师的姓名,两个单词是课程名称。

这是我第八次因写不出论文的急躁而关闭文档,第十次劝自己放弃,以及第一次动了那个我曾经鄙视的念头:

寻找论文代写。

 

恶魔一般萦绕在我耳边的话。
 

美高半年,他人口中的自由学术氛围,全面发展的教育体系,我至今没有体会到,因为挡在这些面前的,是我蹩脚的英语发音,匮乏的词汇量以及对北美教育体系的浅薄了解。

算了,还是先睡吧。我明白学术诚信的重要性,也明白论文造假一旦被发现的严重后果,父母费心将我送出国读书,我不能因为自己能力的匮乏而将一切毁掉。

凌晨三点。滴答滴答,墙上时钟发出的声音令我保持清醒。或者说,我因无法完成论文而焦急的内心才是罪魁祸首

 

据说多次不上交论文会被退学。

据说去年的学姐便是一个先例。

据说前年有一位申请结果不错的学长也找过论文代写。

没有被发现。

据说论文枪手知道如何避免论文查重。

据说学校并没有很仔细的调查体系。

………

或许,就算找了澳洲代写论文也不会被发现呢?

不上交论文的结局是既定的,但寻找论文枪手却不一定……

我知道我并不是学习能力差的学生,无法完成论文的障碍只是语言而已,而提高英语水平也只是时间问题……

我之后可以努力天天背单词,阅读原版书籍,我可以更加认真的听课,我可以跟英文老师寻求帮助。

我只需要这一次机会而已,这一次会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添加好友—备注:论文代写—发送请求。早上六点,我添加了微博上论文中介的微信。五分钟后,我收到了回复的消息:

 

感觉,好像也比较靠谱?

02

|

5月14日 周一

我逃了。

今天教授上课时询问同学们对于论文是否有困难或者疑问,我没有举手。朋友问我论文进度如何,我回答说进行的还不错,父母询问我的学习,我说一切都好。

我把真相推开,并且向着它的反方向奔跑,越逃越远,投奔了谎言。

我肆意地享受着代写带来的轻松,但我自己清楚,我在自欺欺人。我有很多困难,有疑问,我的论文只能写出八个字,我的学业被我搞的一塌糊涂。

但我没有办法了,我不是不愿意努力,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优秀的,我缺乏能力,缺乏经验。对于这样的我,除了走这条路,还有什么法子呢?我也是要在这所学校学下去的。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我的手机邮箱发来提醒,我收到了新的邮件。打开,是澳洲代写枪手发来的论文草稿:

说实话,我没怎么读懂这篇论文,但我看得出用词复杂,引用丰富,结构清晰,恩,看上去和其他同学的高分论文差不多。

应该,还不错吧?

但我不敢太过笃定,于是我打开微信,向朋友发出:

“hi,我这边论文写得差不多了,你帮我看看觉得怎么样?啊还有,你平时是怎么自己查重的呀?”

 

毕竟论文事关重大,我必须小心一些。

所幸朋友说还不错,虽然指出了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并不是大问题。毕竟我的水平在那里,如果上交一篇十分高质量的论文,反而显得十分可疑,这样水平的论文能够制造出我努力写,但却依然受限于英语能力的感觉。

我似乎比先前冷静了许多,论文代写真的有这么可恶吗?

这个世界本身就没那么公平,走捷径的人大有人在。而我只是因为这一次而迫不得已才走了这条捷径。

就像我说的,只是这一次而已,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03

|

5月23日 周三

成绩下来了。

最终,我得到了B的成绩。说实话,在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我是满意的,这是一个过得去,且略高于我如今英语水平的成绩,我没有超常发挥到令人起疑的地步。

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下来,至少我以为是这样的,直到刚才,老师让我课间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所以,还是逃不过吧? 我不该低估老师任课多年以来的经验,更不该存着侥幸的心理,认为我可以游走在学术的规矩之外。

看来只能面对了。

然而老师的话是我没想到的。

没有质疑,没有批评,没有失望,老师夸奖了此次我的进步,鼓励我继续努力,甚至告诉我说,他十分期待我之后的论文,他认为假以时日,我一定能赶上当地学生的英文水平。原来,被夸奖是这种感觉?

 

在长达半年的沮丧,挫败后,我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 这种可以骄傲得理直气壮的感觉。一个不上不下的B,原来可以给我带来这些?

相比之下,代写的费用以及先前焦虑不安的情绪似乎都得到了赔偿。

同时,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所谓学术诚信,就一定要遵守吗?

规矩是有的,但我既然已经游走在了规矩之外,那我何必逼迫自己一定要回归到规矩之内?

既然代写给我带来了这些,那我何必要继续去折磨自己,在有代写这条捷径的情况下逼自己走弯路?

况且,如果真的选择今后自己写论文,谁知道我的成绩会怎么样?

如果我因为成绩下降而被怀疑,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很快,另一门课的论文作业又下来了,我再次点开代写中介的聊天页面:

“您好,我想再找一下上次那个代写,又有一篇文章了,上次ta的文章很让人满意,我还想请她”

“好的!我跟您说过的吧,我们的代写都是英文硕博生,包您满意,我这就联系她”

“既然我已经将规矩破坏了,那就不必弥补了吧。” 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枪手视角

01

时间:5月11日 周五

坐标:广州某校园宿舍内。

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早晨第四个闹钟响了起来,“让我再睡五分钟……”我迷迷糊糊地想着,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把它按掉,继续瘫在床上。

几抹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挤进房间,对早晨的阳光我是不陌生的,以前熬夜赶论文的时候经常远远的看到东方天边那一抹淡淡的红。

论文……一想起论文,我的脑袋似乎清醒了一些。

前几天中介又来问我有一个活愿不愿意接,

虽然最近我手上并不太缺钱,但是上个月那篇十页论文赚来的钱让我能第一次有底气的连续几周和室友一起去市中心的酒吧蹦迪,来到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一年多,没有什么社交生活的我似乎终于找到了一点点归属感。

 

想到这些,我一咬牙还是接下了这个活。何况这次只是四页的作文,而且是某个学校入门写作课的作文,我估摸着应该不会太费事。

想到这里,我睡意消了一些,我从床上下来,我起身在镜子面前坐下,梳头的间隙,余光瞟到了桌角上的一支口红,那是我用第一次代写的工资买的,虽然不是最贵的品牌,但两三百一支的口红以前是完全不敢想的

第一次见到它是在刚开学的一场饭局,我在洗手间偶遇了正在补妆的安琳,她是和我同一个高中毕业的学姐,只比我大一岁,听说是那一届的年纪绩点第一。

当时的我几乎没怎么接触过化妆,第一次见到同龄人把自己打扮得如此光鲜亮丽。伴随着惊讶和羡慕,她手里那支精致的口红就这样深深烙在了我的心里

虽然后来在校园里面陆续见到许多更出众的小姐姐,但那个牌子、那支口红依旧深深印在脑海里,以至于第一次拿到代写的工资时果断地去官网上买了一支一模一样的给自己。

我把头发扎起来,打开电脑。室友已经起了床,正在刷淘宝。

“你说我是买这个牌子的护手霜呢还是那一种呢?这种好像是日本进口的可是也贵一倍……”,她和我同一个专业,今年是第二年一起做室友。

她因为父母的原因很小就在投行实习,浑身上下都仿佛透着富裕的气息,护照里的签证几乎把护照本塞满。我们这所学校分数线不高不低,因为校友很多所以就业机会反而不少,因此我们两个之间的聊天的话题从刚刚开始时的绩点与考研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如何化妆和如何找实习。

“你觉得哪个好就好呗。”说着我左手端起刚刚微波炉热好的牛奶,右手把电脑打开。

 

“反正我都买不起”,我默默嘟囔着,一边打开了中介发给我的这次代写的阅读材料一边默想:

 

“我现在虽然做的事情可能有点不那么光彩,但是我能用自己的能力赚钱啊,你可以吗?你都在花家里人的钱。”

 

02

5月14日 周一

九点整,校内的钟楼准时响起,我刚刚下早课,抱着电脑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块商业区,并在一家Starbucks坐下。

 

以前很少涉足的Starbucks现在也成为我“赶进度”时的常来之地。

最近临近毕业季,许多大四的学生也都在忙他们的毕业论文。几个和我住在同一栋宿舍楼的女生从我身边经过,飘过几句“一千字五百”的窃窃私语,我不禁好奇的望过去,发现安琳也在其中,最近大家都忙于毕业论文,她们却整天又是听宣讲会又是毕业聚餐 。

安琳看见了我,于是走过来我身边向我打招呼。

“Hey,忙着做作业呢?”我急忙把代写那篇文章关掉 。

 

“是啊,有个教授的要求真的是多 。”

学姐你呢?你是不是要毕业了?”

“是啊,第一次见你都是三年前了呢!时间过的真快。”

“那学姐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我爸妈非要送我去澳洲,说出国之后会比较前途、能长见识,可是我听说那边写论文写作业卡的都很严,都要什么原创,那要我怎么活啊?”

 

“那澳洲一年读书要多少钱啊?”我试图把话题转移到与“代写”不沾边的方面。

“少说也要二三十万一年吧”她叹气道。

“但是钱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听说就是因为太难了,有些人请枪手代写论文或者代考试被抓到开除!太过分了吧这都要开除!”

 

那几个女生招呼她一起离去,看她们的打扮,似乎又是准备去某一场职场交际活动。

“很多家长花那么多钱让孩子们去读书,可到头来孩子们学到了什么呢?找代写吗?”

即使是那些出国的学生、花了那么多钱,还不珍惜、要找代写,唉”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忽然冒出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

“是不是我的存在让他们失去了学习的动力呢。”

虽然并不是“业内”的“新人”了,我也曾想过自己在做的事情有没有某种程度上改变那些素不相识的人,

我的文章可能已经让某个人拿到梦寐以求的offer。也有可能让某个人沉沦在学术造假的泥塘中。

但是第一次真真切切见到一位我曾经崇拜的人因为代写的存在变成我认不出的模样,还是让我一下子难以平复心情。

“算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谁叫他们不好好学习。”我嘟囔着,想着刚刚安琳聊起毕业论文时轻松又可憎的表情,还是又打开了word文档。

 

论文的第一稿昨晚已经写完,大致检查过后,我按下了发送键。

03

时间:5月22日 周二

 

那篇作文在上周四之前写完了。我前天拿到了尾款——500RMB。并不算多,中介抽成接近50%。中介跟我转账之后我告诉她最近不接单了,她听了有些不高兴:

“你实在没时间的话,有些单子还是可以直接去百度一些文章然后这里粘一点那里拼一下弄出来的嘛  。”

“不是没时间,我是确实暂时不想做了。”我打完这几个字,内心似乎释然了一些。

“那那些找你的顾客指定你写怎么办?难道我找一些人找人顶替你然后写你的名字吗?想清楚吧,干了这么久,你也清楚即使被查到,从来都是只会查到我。想清楚,到时再回来联系我吧。”

我没有回复,抬起头,校内邮箱的通告栏滚动着一条前几天的校园新闻:

“……我校大四年级四位XX专业学生因毕业论文造假,被处以行政记过及延期毕业处分,往各位同学引以为戒……”

我叹了口气,安琳和她的几位朋友是前几天提交论文之后查重时被发现的,听说她们还曾经试图找校外的什么人算账,但是那个人都早就跑了。

我望向窗外,远处图书馆的灯光依稀可见。

我不禁想起第一次和安琳一起吃饭时她曾说自己大一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图书馆顶楼,因为没有什么人、很适合安静学习;最想去的地方是澳洲,因为可以看到袋鼠和黄金海岸;最喜欢的事情是写文章,因为可以好的文章可以改变很多人。

“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改变别人。我嘟囔道。

不用对号入座了,文中的两个人都是我们虚构的。但在现实中,这样的两个人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留学生代写在很多有中国留学生足迹的国家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巨无霸级别的产业,虽然一直活在阴影中、从未来到光天化日之下。

但在微信大群里来去无踪影的小广告Instagram上面悄无声息冒出的follow request都时不时地在提醒我们这个透支梦想的行业的存在。

在某个为改essay而落寞的深夜,你是否会想起pyq里某个小广告、或是那些传言中凭借代写而“脱离苦海”的同行者?

而我们这次也采访到了几位过来人关于代写的个人经历,让我们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写在最后:

 

我们希望,当你下一次经历同样的犹豫时,能够停下想一想你是否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我们希望,我们都能够直面自己内心的懦弱与懒惰,熬过充满诱惑的漫漫长夜、等到属于自己的黎明。

 

如果你有一次essay还有几天就due了,以你的能力时间不够写完,而你还没开始写,在保证不被发现的前提下,你会找代写帮你完成作业吗?

也欢迎在下方评论区/后台留下你或是朋友与代写相关的趣事哟~

 

最后问大家一句:

论文枪手可以代写你的未来吗?

主编

诺诺

“1-4-3”

 

文编

周一

“周一是个好日子”

 

文编

Ling

“The future is now, and our now is us living our future”

 

排版

ygrussi

“你可以做到的”